搬一下前几天在微博写的两篇小论文,前篇主要讲吴邪和瓶邪,后一篇是张起灵和白玛,但本质都是在谈家庭教育和亲情对人的影响(咳咳,多么假正经的主题


一点关于瓶邪的想法:

一直以来我最喜欢瓶邪这对cp的一点,在于他们之间的感情,是绝对平等的。

有种“强攻强受”的说法,和我说的平等不是一回事。前者大多用来形容攻受双方实力(至少气势上的强悍程度)均等,强调的是“对抗”主题。而我说的感情平等,则可以发生在任何两个在地位,身份,体力或者智商上存在差距的成年人之间,他们可能是皇帝和平民,特种兵和幼教,华尔街精英和傻乎乎的菜贩……然而双方却不会因为以上这些客观条件而感到高(低)人一等,在感情上是主观平等的。

实际上想做到这点实在很难。客观条件必定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主观感受,况且感情本身就类似一场制衡游戏,一方难免会自觉落于下风。

吴邪这个主角的定位,三叔在作品中多次描述,是个与人相处特别舒服的人——“亲切,很难不让认产生好感”。

曾经和敏敏说,吴邪身上最难得的优点之一,就是作为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子,竞争意识几乎为零。想想盗笔期间,他一个大学生毕业生,抱着近似玩票的心态,带着数码相机第一次下地,背景知识仅限于吴老狗那本笔记,平时的阅读和“因为我是学建筑的”,估计让他和驴蛋蛋打一架,都说不定会是谁赢。就是这样的身手,却很少让我产生不耐烦,替他捉急,或者恨铁不成钢的不良感观。关键的原因,就在于他本人坦率大方的心态。

一头跌入专业队伍,经验上落了一大块,处处受人照顾,危急关头总是被推开的那个;唯一的优势是智商,然而却不断有人从中作梗,故意阻挠你获取信息,这种挫败感往往让人非常搓火。因为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平和看待自己的弱势。对吴邪来说,队伍里比他武力值高的有(几乎全体),比他经验多的有(很多),比他掌握信息多的有(一部分),还有三者结合完爆全体的张起灵。但是很意外的,你几乎看不到吴邪对与这样的差距产生任何不服气,不平衡,嫉妒甚至忿忿不平的想法。他对自己的弱势坦然接受,甚至还带点自嘲的幽默。

这是否因为吴邪自卑,或者自尊心不强呢?恰恰相反,这其实是他对自己非常自信的体现。一个自卑的人,往往对差距尤其敏感,喜欢处处和人比较,且轻易不会接受他人帮助。正因为吴邪非常清楚自己的实力和在其他领域上的优势,在会如此自然地接受自己在某个领域上的不足,从此避免了一些常见的逆反心理。

之前有调侃说吴邪也是家里独苗,父母两家加上两位叔叔八个人从小专盯他一人,众星捧月一样宠大,却从他身上看不出任何少爷脾气,简直不符合成长背景。然而,他脾气和心态之所以能好到这个程度,也正源于自童年以来被家人赋予的强大爱意和保护。

在这点上体会最深的,我认为正是张起灵。你们可以想象他这种性格,在这种鱼龙混杂且戾气尤其强烈的行当,是多么惹人恨。不服的,挑衅的,嫉恨的,心怀愤懑的,恶意使诈的……恐怕是他在张家接受训练开始就必须要面对的恶劣环境之一。所以,他才会发出“连吴邪都生气了”这样的评价。

可以说,吴邪和张起灵在某些领域的差距之大,让前者直接跳过了不服气和嫉妒的阶段,到达崇拜和绝对信服。但是这种崇拜,我认为并不是迷弟对男神的崇拜,吴邪(也是三叔)在描写张起灵其人时的态度,更像是谁勾着你的肩膀,心平气和地说:哎告诉你啊,我有个哥们,不是我吹,他有这——么——厉——害——!

不可否认的是,在某种程度上,吴邪的确是在以仰视的姿态去看张起灵。后者太强,太神秘,太淡然。然而我认为,瓶邪这个CP真正的特殊,却在于,另一种程度上,吴邪对张起灵也是俯视的。

这种说法可能有些歧义,但我说俯视的依据,是吴邪一直在试图拯救张起灵。

“拯救”这个词,天然带有从高到底的暗示。以吴邪的一人之力,这种想法显得格外不自量力。所以你看,原作中三叔借由很多人之口,都表达过这个意思。

胖子说小哥的局不是你的局,没人想看到你这样;解雨臣说你知道分寸在哪里,如果他把什么都忘了你要怎么办;黑瞎子说姓张的都是不会痛的。张海客说他们不会允许你给他放假的;王盟说如果他早就死了呢,十年里可以发生很多事,就算不死他也可能忘记你了……都多多少少是在以朋友的身份劝他量力而行。假如在这个过程中他产生了哪怕一点点动摇之心,现在的结局都不可能是这样的。

之前看到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我算是什么东西,也敢对生活动恻隐之心。

换做是吴邪的情况,应该就是,你吴邪算是什么东西,自身尚且难保,居然还敢对张起灵产生同情和拯救的想法。

但是为什么呢,他怎么对自己如此自信,确定能救得出他呢?

答案是不,他其实没有把握。

但是,总要有人去做。

这很难,非常难,对吴邪来说,更是难上加难。其过程中要付出的代价,恐怕远远超过了他可以承受的范围。

所有人都知道这有多难。但是这么多年,这么多人,有没有人真正出手,哪怕只是尝试,去帮一帮张起灵摆脱这个宿命?

没有,因为他们都知道很难,面对命运休伦公平,所以没有人。

但是吴邪敢,只有吴邪敢。

在这样的感情面前,谈实力,谈自信,其实都没有意义了。他只想那么做,只有他去那么做了,仅此而已。这才是最完美平等的感情。





昨天半夜睡不着,想起了白玛妈妈这个角色。

小说作品里主要角色的母亲,尤其是早逝的母亲,往往充当着前者力量和品格的根源,是无私之爱的代表。类似白玛的角色很多,我一时能想起来的,是HP里的莉莉波特。

我一直觉得,张起灵这个角色,之所以从小说开篇就能取得吴邪这个主角的好感和关注,根本原因在于,吴邪觉得他是个好人。

没错,他超强,超神秘,浑身谜团(而且很帅),对吴邪这种好奇心过剩的人来说有巨大的吸引力。但这一切都建立在,他是个善良的人的基础上。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张起灵就在不断的救人,救人,救人,当然救的最多的是吴邪本人……其中有些是顺手,有些不是,吴邪都看在眼里。因此,在对这个人的身份,目的,立场……几乎一无所知的前提下,他还是本能地产生了信任,甚至在前者对西沙事件的解释与他亲三叔的版本(实际上也许不是亲的)不一致的情况下,甚至倾向相信前者。

张起灵这个角色的设定毋庸置疑是正面的。他善良,仁慈,隐忍, 对生命有崇高的敬意——“但纹麒麟者,行事无愧于心”。他目的性很强,但利己的事情半件都没做过,一路走来也未曾受到任何俗世的诱惑影响。

尽管在这部作品里,用简单的好人坏人标准去给角色分类,未免太过小儿科。但考虑到三叔本人创造这个角色的出发点,张起灵这个角色当然也有缺陷,但与阴暗面几乎是绝缘的。相反,他好到简直不真实。

当然,我们可以简单粗暴地下结论说:作者就是要写这样一个正面角色。然而,一位饱满立体,有血有肉的人物,必然有他成长,转变,逆境,更重要的是,起源的故事作为支撑。所以我们看到,很多超级英雄电影都把第一部也是最重要的一部,用来讲述英雄起源的故事。

三日静寂对于张起灵来说,就是英雄起源的那个故事。

三日静寂篇幅很短,剧情众所周知,说起来也非常简单,就是白玛用母爱和亲情拯救儿子的故事。本质上完全没什么新奇,与所有同类型故事的主题完全一样——爱。

爱么,很俗套的。又来“爱能改变一切,拯救世界”这一套,倘若故事讲得不好,是很让人不屑一顾的。就算讲得好,在这个年代,有时候也显得过于苍白迂腐。

所以,在哈利知道自己拥有对抗伏地魔的特殊武器,居然是“爱”这种东西的时候,也是不屑一顾的。

【“我知道!”哈利不耐烦地说,“我有爱!”他好不容易才没有加上,“有什么了不起!“】

HP虽然是部儿童文学作品,很多设定却都有各自的隐喻在其中。就像摄魂怪其实是抑郁症一样,莉莉波特在为保护儿子牺牲之前施加在后者身上,确保他在成年前无法被伏地魔伤害的保护咒语也同样如此。与其说是确确实实的咒语,本质上就是母爱啊。

邓布利多在辅导哈利对抗伏地魔的过程中,同样也从其童年讲起。其中导致他成为后来那样一位残忍无情的暴君的最重要原因之一,就在于他的出生与父母相爱无关,而是爱情魔药的结果。他父亲英俊,他母亲是斯莱特林的传人,他继承前者的优秀容貌和后者血统中的强大魔力,然而他没有爱,没有人爱他。

由此不难猜想为何白玛拼尽全力,甚至牺牲生命,也要给张起灵那三天的时间。

她要告诉他,在这个世界上,是有人爱着你的。是有人全心全意,毫无目的,充满欣喜地期待你的降生与成长,并愿意为之付出生命。尽管这个人已经不在了,但是你不可以忘记这份爱,因为它会免于你成为世间一具行尸走肉,在最绝望的情况下也能保护你不至于陷入阴暗的一面。

没有人出生便是神佛,就算张起灵也不可能。

【“简而言之,是你的爱保护了你!”邓布利多大声说,“唯有这一种保护,才有可能抵御伏地魔那样权利的诱惑!虽然经历了那么多诱惑,那么多痛苦,你依然心地纯洁……但我想他(伏地魔)不了解这是为什么,哈利。他是那样忙于破坏自己的灵魂,从来无暇去了解一个纯洁健全的灵魂拥有何等无以伦比的力量。”】

很多事看上去平淡无奇,很容易就被遗忘了,对命运而言,所起到的改变在当时看来也微乎其微。但是,所有这些付出的爱,终有一天,在某个时刻,都会得到相应的回报。

我想白玛妈妈看到一路走来到现在的张起灵,一定也会非常,非常骄傲啊。


评论(8)
热度(262)
  1. 南瓜芋圆儿ever229 转载了此文字

ever229

everyone is gonna love me now
微博:ever0229

© ever229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