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码了个小段子,关于吴邪的迷之腰围




“……你小时候的那点事都忘了?”吴二白道,饭桌上一圈吴家伙计都好奇地停下碗筷,“五六岁的时候吧,你看着你爹,老三和我都系着皮带,就嚷着自己也想要一条,我们告诉你没有小孩子的尺寸,你当时还不高兴就跑了。我们以为这事就过去了,没想到第二天你把家里最短的一块接线板绑在腰上,另一边的插头插在插座里,正好把腰围了两圈。”

想到当年的那个场景,吴二白的面部表情终于放松下来,极难得露出一丝笑意:“老三和你爸妈都乐得不行,当时给你拍了照片……后来应该是给你爷爷拿过去了。”

一桌的伙计笑得笑,拍桌得拍桌,大家都很清楚当家这位小三爷的脾气如何,何况这童年糗事还是二爷亲口曝光的,于是笑得更加肆无忌惮。

吴邪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地僵在原地。方才菜还没上来,二叔和张起灵之间的气氛让一屋子人大气不敢吭一声,他才赶紧扯出自己小时候的趣事活跃气氛。然而却逃不过每次破冰行动都以牺牲自己形象为代价的命运。

胖子道:“嘿,真别说!我也想起来了,当年我们在雨林被那群蛇搞得睡觉不得安宁。有一回正逃命呢,别人都拼命往前跑,就这小子在原地翻什么,要不是我和小哥拽他,你们东家差点就被蛇当罐头吃了。后来问他找什么,居然给我说找皮带!”

吴邪辩解道:“没皮带我裤子就掉了好吗!”声音在周围一片笑声中显得非常无力。他靠了一声,看到张起灵给他夹了一片肉,心里刚有些感动,就看到后者嘴角完全掩饰不住的弧度。

其实在胖子所说的那件事发生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吴邪曾经吸取教训,再下斗就只穿带松紧的裤子。然而几次下来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以他多年的逃生经验,身上一切装备在情急之中其实都可以成为救命稻草。皮带这东西可以充当绳子,尺子,在被某人大力提起来的时候也是最佳着力点。

这样被提着挂着几次,前段时间吴邪的旧皮带终于撑不住了。这一条他用了挺多年,质量没得说。吴邪对陪自己度过这十年的一切东西都有种特殊的感情,扔掉的时候还有些不舍。这东西在雨村不好买,只好拜托胖子再去北京的时候带回来两条。

和解雨臣发短信时他随口提起这事,前者笑道:“不就是皮带么,怎么搞的和相亲一样。你那条我也见过,送你两条一个牌子的吧。”他顿了顿,“正好让你管好自己裤腰带。”

东西很快就寄到了,尺寸却不大合适,扣到最里面的那个孔还是比腰围多出一截。吴邪想寄回去换更小一号,胖子啧了一声:“来来回回折腾到啥时候去,你这裤腰带还能提得上去不。自己凿个孔不就得了?”

说着就找出一根长钉子准备动手。一锤子下去之前忽然停住了,想着还是让吴邪围上大概看看哪个位置合适再下手。刚想开口把人从里屋叫出来,张起灵却拦住他,把皮带和钉子接了过去,道:“我来。”

只看他张开虎口,双掌在皮带上摊开,像是掐着某个部位一样,用拇指与食指之间距离找到一个位置,然后干净利落地砸了下去。


胖子表示,他一点也不想知道张起灵是怎样对这种精确到毫米的数据了然于心的。







FIN


评论(32)
热度(783)

ever229

everyone is gonna love me now
微博:ever0229

© ever229 / Powered by LOFTER